您好,今天是2020年10月22日星期四   
本站搜索
Baidu

著名书法家况瑞峰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 实录

滨海文化:www.022china.com  时间: 2013-04-28 12:10:42

 


著名书法家况瑞峰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

    我对书法有特别深厚的感情

    [天津美术网]:况老师您好,您自幼读书习字,对书法有着独特的情感,您能说说您学习书法的经历么?

    [况瑞峰]:谈起书法来,就有说不尽的话题。我祖父叫况月樵,是个很老的读书人,据家谱记载,曾经是清代末科的一个秀才,他考上秀才以后,宏图还未展的时候,清政府就下台了,所以到我这一代,我本身又是长子长孙,好多情感上的寄托都寄予我的身上了,所以我从六岁就开始习字,当时习字的时候也很烦恼,毕竟当时小孩的心态都想着玩耍多一些,而且祖父教了一辈子私塾,所以对我要求比较严格,每天读多少书那是必须要求的,玩的时间就很少了,因为祖父的严格要求,也给自己后来的书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。如果说对书法有特殊的感情,还得从上山下乡说起,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我正是66年初中毕业,68年就下乡了,所有人都要去,那也是历史的大潮流。我后来被分到了内蒙呼伦贝尔盟布特哈旗,工作非常繁忙,也很累,尤其来到这么远的地方,思乡之情非常强烈,当时我们住的房子一共只有五间,女生住两间,男生住两间,刚一开始大伙晚上回到屋子,因为思想之切,工作太累,或许开始不习惯,凑在一起哭,过了几天我就开始冷静下来了,因为自己有着一点爱好,就在堂屋里支上一张桌子,又买了一盏油灯,大伙干别的时候呢,我就在那里坚持练习书法,看一看书,这一段过程我记忆犹新,几十年以后我搬家的时候,才遗失了那盏小油灯,所以对书法的感情,要说根基,就是祖父帮助打下基础的,要说经历呢又和书法建立了一种特别深厚的感情,因为当时那种情形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,用什么来缓解这个思想之苦呢,就在闲暇时候写一些字,练习一下书法,再后来就被选调了,然后就开始教书法了,教的过程中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,所以就坚持学习,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法。我主要在天津市教书法,教的领域也是最广泛的,当时这种环境主要还是为稻粱谋,因为当时自己有对双胞胎,吃奶粉就是一个经济负担,挣的工资也比较少,所以当时我在很多地方,比如天津市一些干休所,业余大学,茂林书法学院等地方教书,缓解一些经济问题。还有我教了这么多年书,说的夸张一点,天津市学习书法的业余爱好者们,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都和我学过字,收过很多入室弟子,都听过我的课或者被我指导过。后来我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美学、艺术概论理论课上了,大概的经历过程就是这样。


况瑞峰书法作品:《范成大-雷雨邻舍起龙》


况瑞峰书法作品:《记旧梦》

    [天津美术网]:您的行楷、小楷长卷独树一帜,尤其是章草字体更是开创一代先风,您可否谈谈自己书法作品的特点?

    [况瑞峰]:首先我得更正一句,我不是开创一代章草字体先风的先河,因为章草是中国汉代汉章帝时期的一种书风,也就是隶字的一种草写。我们天津市以前有个余明善老先生,章草写的就非常好,另外全国像王遂常等老前辈们,章草写的就很好,我只是喜欢,后来也练一练章草,至于行书、小楷、章草我都写过长卷,但这里我最得意的还是小楷长卷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从六岁就开始练习小楷,我现在都60多岁了,眼还没花,仍然还能写蝇头小楷,一个扇面上,我可以把《滕王阁序》写下,那个字就很小很小了,小楷长卷写到现在像《金刚经》、《道德经》等这些内容一直被社会认可,说句实话是供不应求,都被朋友们收藏起来了。我的行书字最早练的是“王羲之”的行书,后来因为性格上的一些差异,因为我本身不是秀气的人,后来对有天下第二行书之称的“颜真卿”的那种沉宁,开阔的书法风格比较喜欢,下过很大功夫,再后来呢对“米南宫”那种潇洒、超脱的风格比较崇拜,又下了很多功夫,再后来对“王铎”等大书法家都曾经用心研究过,小楷我最早学习的是“馆阁体”,例如“王羲之”的《黄庭经》,“文征明”的小楷等,所以逐渐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小楷风格,这种风格以方笔为主,我比较喜欢这种清近风格,而且根据不同的美的内容可以确定不同的形式,比如写类似《金刚经》等经文,不能写的过分随意,因为得把经文那种严肃性写出来,我写小楷长卷时,例如古代散文,《滕王阁序》《岳阳楼记》等,也能根据文学的内容转化成美的感觉,最后用小楷的形式写出来,它的特点能和美的内容基本构成一致,行书字我写过“二王”,写过“颜真卿”和“米南宫”的,所以也形成了自己的一种特点,把清近、超远结合在一起,既有那种潇洒,也有那种沉宁。我写的字和其他人的也不完全一样,因为字都是根据自己的好恶,根据自己的审美理想,形成自己的特点,但是我认为,章草这种字体很古老,把章草写的太漂亮,太秀气,那就是失败的,应该写出一个时代感来。


况瑞峰书法作品:《苏东坡-放鹤亭记》


况瑞峰书法作品:《辛弃疾-鹊桥仙

来源: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:正轩
53K
4
5
6
7
8